a8 7500|做一只勇敢的“蒼蠅”

如果你碰到一個雨天,很大的雨,最要命的是你沒有傘,你會怎麽樣,是努力奔跑?還是漫步雨中?這讓a8 7500想起了一個表面上很有哲理的故事:有兩個人在街上閑逛,突然天空下起了大雨,其中一個路人甲拔腿就跑,而路人乙卻不爲所動,還是堅持原來的步調,路人甲很是好奇的問:你爲什麽不跑呢?他回答說:爲什麽要跑,難道前面就沒有雨了嗎?既然都是在雨中,我又爲什麽要浪費力氣去跑呢?路人甲啞口無言。
  易地而處,你會是誰,是努力奔跑的路人甲?還是淡定如初的路人乙?他們兩是誰錯了?其實他們都沒有錯,他們唯一不同的只不過是人生的態度不同而已,其實人生並沒有對錯,每一步都是自己的選擇,也會帶來相應的結果,而不同之處就是在于,我們要爲我們自己造成的結果負責而已,而這個結果就是我們的不一樣的人生。
  路人甲的人生相對是比較積極,他最後的結果可能也是全身濕透,和路人乙沒有區別,但不同是他努力去爭取了,他也可能會得到更好的結果,那就是衣服只是濕了一點,還可以繼續穿,也不影響他正常的交際活動;而路人乙的人生態度就顯得消極和墮落很多了,他對不努力奔跑的結果了如指掌,但是他選擇了接受,你期待什麽樣的結果,你就會得到,你的心就是你想要的,所以路人乙濕身的可能性事百分百,他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這就是他們的不同,路人甲還有機會,路人乙命中注定了悲劇,你認爲你又是誰呢?
  奔跑的路人甲意味著:沒有後悔,沒有抱怨,勇敢的面對,接受挑戰,努力爭取,無所畏懼,心中充滿理想,對人生充滿希望,懂得爲自己創造機會,積極主動。
  漫步的路人乙意味著:消極被動,逃避挑戰,未戰先輸,忍讓妥協,喪失機會,一眼可以望到頭的人生,逆來順受,不思進取等。
  人生之所以存在不同,是因爲我們的想法不同,是因爲我們對機會和挑戰的定義不同,是選擇勇敢的面對,還是選擇消極的逃避,就結果而言,我們不敢絕對的判斷,但是這兩種生活卻告訴我們一個很明白的道理,第一種人還有希望,第二種人卻只剩下失望。
  佛說:預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預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
  你今天得到的生活和成就,就是你昨天努力的結果;你明天想要的生活和成就,今天的努力和進取就是他們的決定因素。這就是佛家常說的因果報應,天理循環。
  在現實生活中,絕大多數人如你我一樣,都是沒有傘卻剛好碰到大雨的孩子,我們都很平凡,一如我們的父母一樣,平凡到這個世界簡直感覺不到我們的存在,那不是我們低調,而是我們沒有高調的資本。
  我們的老爸不是李嘉誠,也不是李剛,更不是TM的托塔李天王,我們只是一個平凡生活中的張三李四,通常來說,老天爺對我們這些P民總是特別的“照顧”,我們在人生的路上碰到的雨都會比別人大一些,而很多牛逼過來的人告訴我們說這是老天爺在考驗我們,叫做:“天降大任于雖然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于是我們還很高興的去迎接每次挑戰,去接受每一個讓我們死去活來,刻骨銘心的考驗,一次又一次,成功、失敗如影相隨,淚水和汗水交織體會,不是我們沒有選擇,只是我們選擇了一條更難的的路,沒有傘的孩子,我們選擇了努力奔跑。
  我們沒有傲人的學曆,更沒有顯赫的職業背景,就連供職過的企業也不過是不入流的小作坊,我們沒有那些動不動開口就中英文都往外蹦的得瑟,我們更沒有那些整天扛個筆記本電腦到處給別人放PPT的瞎屁,我們的每天都過得很平凡,但是我們在向著不平凡而努力。
  有人告訴我說:人生要學會知足,但是不要輕易滿足。
  知足的人生會讓我們體會到什麽是幸福,什麽東西才值得我們真心的去珍惜;而不滿足會告訴我們,其實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我們還可以更進一步,也許我們還有更大的機會,一如在雨中奔跑的孩子,我們的知足是我們至少還可以奔跑,這比起很多坐輪椅的人來說,無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但是我們不要滿足于此,我們更希望有自己的一片晴空,我們努力的向前奔跑,奔向那片自由的天空。
  奔跑不單是一種能力,更是一種態度,決定你人生高度的態度。

生活在這個鋼筋水泥築成的不大不小的的城市裏,我似乎很久沒有和蒼蠅再打過交道了,它們就如同煤油燈滅絕了一樣,在我幹淨的現代生活中消失了。
記得小時侯我住在的那種低矮的瓦蓋平房裏,會經常有意無意看見蒼蠅那惹人厭的身影,印象中的它們總是披著那粉亮得顯目的外衣、扇著並不好看的翅膀、托著膨脹過度的大腦袋,笨拙地把嘴尖紮在我最正准備享用的食物身上。我面對這不知天高低厚、膽敢襲擊我的食物的家夥,心中的氣焰立馬滋生到頭頂,火冒三丈的自己開始了一向自以爲陰險的小聰明進行報複,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掌對著蒼蠅微微扇著風,把它們從我那可憐的食物身上引到飯桌上,眼睛張得比蒼蠅的眼睛比例還大,還直直對它射著“火”光,一巴掌徑直下去,于是乎,蒼蠅一命嗚呼,在我的手掌中“壯烈犧牲”。
蒼蠅一向被人們視爲害蟲,人們眼中的它只會在享受完糞便後又去殘害人們口前的食物,龌龊至極。小的時侯自己也和大多數人們一樣,潛意識裏都極度排斥甚至厭惡那種不幹淨只會惹人厭煩的害蟲。然而在看過一則故事之後,我對蒼蠅的印象開始了徹底轉變。
還很清晰記得故事是這樣的。美國康奈大學的威克教授曾做過這樣一個實驗:把幾只蜜蜂放到平放的瓶子中,瓶底向著有光的一面,瓶口敞開。但見蜜蜂們向著有光亮的一個固定的方向飛,不斷撞在瓶壁上。于是它們不願再浪費力氣,停在光亮的另一面,奄奄一息。教授倒出蜜蜂,在同樣平放的瓶子裏放入了幾只蒼蠅。不到幾分鍾,蒼蠅們都出奇地飛出去了。原因卻很簡單,蒼蠅們並不像蜜蜂那樣朝著同一個方向飛,它們嘗試著向上、向下、向光、背光,雖然多次碰壁,但它們最終會飛向瓶頸,並隨著瓶口飛出。盡管蒼蠅在燈光的高溫下已經被烤得奄奄一息,但它們用自己的不懈的努力改變了像蜜蜂那樣的命運,飛向了光明。
也就是在看完這則故事之後,我才恍然我憶起小的時候蒼蠅在台燈下團團轉而後被高溫烤得奄奄一息的情景,它們在飛額撲火的壯烈的對比下,顯得那麽卑微、醜陋而遜色。現在才我明白,它們有何等的勇敢,它們那在我小時侯看來極其卑微的舉動,如今在我眼中比飛蛾之死還要壯觀。其實,我年幼看到燈光照耀下的它們的舉動,對于它們自身並不是卑微低下的自不量力,而是它們懂得在默默無聞中,敢于爭取屬于自己的光明和輝煌,即便稍縱即逝;盡管它們以肮髒的糞便爲生、一度被世人視作糞土,也不曾動搖它們執著追求自己幸福的決心和勇氣,就算犧牲在人們無情的手掌之下。
誠然,站在人類的立場上,蒼蠅毋庸質疑是害蟲。而倘若站在蒼蠅的角度上看,它們是真正的勝利者。
于是,我想到了現實生活中一些沒有勇氣和志向的人們。他們總是因爲自己某一方面的小小缺陷而擡不起頭,譬如貧窮,或者沒有體面的相貌和身材,又或者沒有光彩奪目的成就。他們活在自卑中,永遠不懂得如何伸出腳邁向光明的領域,而總是借著陰暗的屏障把自己封閉,他們猜疑,嫉妒,發瘋,甚至犯罪。
馬加爵已經不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可是它的“一夜成名”並不是因爲他有著超人的勇氣,而是他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惡。他高中期間一向積極活潑,而進入大學後僅僅因爲和朋友們之間小小的交際障礙而使他擡不起頭,他變得自卑而懦弱,成天神經兮兮,他甚至認爲朋友的笑聲中包含對他的嘲弄,爲此他動怒、吵架、摔門。他越來越孤僻,成爲一個有嚴重神經質的大學生。最終,悲劇發生了,扭曲的膽量使他就這樣一夜間創就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輝煌”。
我們世人爲什麽不能像蒼蠅都可以“笑看”世人的冷眼一樣,笑看那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缺陷?我們爲什麽不能像蒼蠅奮力飛向自己信仰的光明一樣,爭取自己另一片完美的天空?我們具備足夠的力量來生活,爲什麽就不能用應有的膽量去追求幸福?卑微不屬于蒼蠅,更不應屬于我們!
朋友,如果你一直遲遲對著光芒四射的太陽望而卻步、不敢走進屬于自己的那一片輝煌的天空,那麽從現在開始,做一只勇敢的蒼蠅吧!讓a8 7500們這個蒼蠅匮乏的現代生活中,又重新出現一大批敢于向著光明飛去的“蒼蠅”!

2001